? 192. 番外之五年后2-冷宫皇后 亚博提现要求,亚博体育aap下载地址,亚博平台网址

冷宫皇后

192. 番外之五年后2

猫小猫2017-4-16 21:57:54Ctrl+D 收藏本站

????焱城东大街依旧是一片繁华,客来居自从有了皇后娘娘的亲笔题词后,生意更是红红火火,客来客往。

????“李公子,还是一壶茶,一盒白玉燕窝糕吧?”伙计一见是那常来的李公子立马迎了上来。

????这李公子是百纳商旅,却总是带着一副青面獠牙的面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每年夏天都会到焱城来待上两个月,隔三差五的便会到客来居来,次次都固定要一壶迷迭香茶,一盒白玉燕窝糕,亦是二楼雅座那固定的位置,一坐便是大半天。

????“嗯。”李公子微笑着点了点头,便上了楼。

????不一会儿,伙计便把茶和糕点都送来上来。

????“李公子,这次打算在焱城待多久啊?”这李公子虽是带着一副凶神面具,为人却是十分和善、平易近人,这小伙计要是闲的时候,就喜欢跟他多聊几句,李公子就像个大哥哥,能教会他好些事情。

????“呵呵,这回事急,不久留了,明日就走了。”李公子说着,便自己倒起了茶来。

????“明日就走了啊!”小伙计一脸叹息。

????“呵呵,明年夏季我会再回来的,这把匕首是我从百纳带来了的,就送给你了。”李公子说着便将手中那把金色匕首递给了小伙计。

????“公子,这么贵重的东西,小的不能要!”林老板可是有交待的,不许随便收客人的东西。

????“拿着吧,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不过是月国比较罕见罢了。”李公子说着便将那匕首塞到了小伙计怀里。

????“不行不行,会被老板责罚的。”小伙计仍旧是不敢收,又还给了李公子。

????李公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又是将那匕首塞给了小伙计。

????两人推让着,而就在这时,一个少fu走了过来,虽是妇人打扮却难掩一脸清秀。

????那少fu瞥了一眼小伙计手上那东西,秀雅的娥眉便笼了起来。

????小伙计连忙慌张地解释,“夫人!这是这位客官送的,小的没敢收!”

????这个夫人正是当年皇后身边伺候的那贴身丫鬟笑笑,如今已为人妇,嫁的正是客来居的老板林奇。

????笑笑看了那小伙计一眼,视线才转移到李公子身上,笑着道:“李公子,客来居的规矩伙计一律不许收取客人任何赠礼,还请公子见谅。”

????这规矩是小姐一买下客来居就订下的,怕的便是客来居的小伙子们抵不住you惑被收买了。

????这个从不已真面目示人的李公子,她和林奇可是注意好久了。

????“这样啊!那是在下不明规矩在前,还要请夫人见谅呢!”李公子忙站了起来。

????“李公子太客气了!”说话的却是林奇,方才见这李公子又来,他便也跟了上来了。原本和笑笑规定好的,楼下归他管,楼上雅座则又笑笑来管理,只是,这李公子甚是神秘,他终究是放心不下,还一直掂量着要让紫衣帮忙查查再禀告给主子呢。

????“呵呵,林老板,幸会幸会,在下来了客来居好几次还都没见过林老板你呢。”李公子依旧是那和善的笑声。

????“李公子快请坐。”林奇一袭青色长袍,亦是一脸和善平和,煞有老板的样子。

????待三人都入坐了,那小伙计才赶紧将茶满上,识相地退了下去。

????“不知李公子做和买卖?”林奇说着看了一眼桌上那金色匕首。

????李公子却拿起那匕首来,道:“在下做的正是这买卖,百纳的长剑,匕首物美价廉很受月国官员商旅的偏爱,在下正是靠这买卖为生的。”

????“是嘛,我倒是真听说过百纳瑶城的铸剑师技艺高超,百纳皇室用的剑都是那里产的呢。”笑笑接过那匕首把玩了起来。

????“确定,瑶城的剑着实不好求得的,在下曾也有过一把出瑶城的剑,不过在旅途中遗失了。”李公子微微叹了口气。

????“那真真是可惜了啊!”林奇亦是微微叹息,黑影曾多次花重金都难求瑶城一剑啊。

????笑笑把玩着那短匕首,明净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诧异,却有瞬间消失不见,笑着对李公子说到:“公子,这把匕首我喜欢地紧啊,公子开个价吧。”

????李公子却是大笑起来,道:“夫人,这匕首原就打算送人的,既然夫人喜欢就留下吧,在下可不敢在客来居做买卖!”

????林奇睨了笑笑一眼,道:“这怎么成呢,这匕首一看便知价格不菲,公子平白无故送礼,我们可受不起啊。”

????“哈哈。”李公子笑着站了起来,道:“那这顿茶点就当时林老板和夫人回给在下的礼吧,呵呵,这白玉燕窝糕的价格也是不菲的啊!”

????“李公子,这……”

????“林老板留步,在下还得赶路呢,就次告辞了,明年夏天再来,客来居可一定要出新式糕点哦!”李公子说着便下了楼。

????林奇正想追上去,却被笑笑给拦住了。

????“喂,你看!”

????笑笑将那匕首递了过去,林奇细细一看,心中立马大惊,那匕首上的月牙标志和主子留在客来居那把银白长剑一模一样!

????笑笑又道:“他姓木子李,从百纳而来!”

????木子李,穆子、穆子寒!

????……

????两人皆是愣住,却不见窗外客来居后门不远处,主子带着小公主正往客来居而来。

????客来居后面的偏僻的小巷中,林鸢穿着淡白色长裙,优雅华贵,墨玉般的青丝,简单地绾个飞仙髻,一副富家少fu的打扮,怀里抱着一个5岁大的小女孩骑在马上。

????那孩子亦是一袭合身的淡白色锦裙,五官jing致,粉雕玉琢,魅眼粉唇,清秀的眉宇间那慵懒神色和她父王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这小家伙每次出宫来都不喜坐轿,不过几里远的距离,也非得拉出她父王的烈焰来。

????“母后,萱儿还想去百花楼,我们先去百花楼吧。”她名唤紫萱,父王和母后都喜欢称她萱儿。

????“待会让林奇带你去,我忙着呢,你别来烦我了。”客来居里堆了一大推分店的账目要她亲自查看的,这小家伙每次出宫来,都要缠着她去这去那的,别人带她还不去,非得要她带。

????“母后,父王说了,出宫来就要紧紧地跟着你的,要不会遇到坏人的。”小萱儿扬起小脸来,眼色无辜地地瞧着林鸢。

????林鸢自动忽视了小萱儿那无辜的眼神,一脸无害地笑着说到:“这样啊,那母后回宫跟你父王说说,让冰魂冰魂做你的影子算了,保准你走到哪都丢不了。”

????这小丫头又拿那大冰块来压她了,每次带小萱儿出宫来,他都要千叮万嘱的,若不是最近忙于朝政,早就跟出来了。

????“冰魂和冰魄叔叔还是留给哥哥吧,让哥哥像父王那样,自小就有影子。”

????小萱儿的哥哥便是月国的太子穆子萱,是她孪生哥哥,从不跟她们出宫,老是混在影阁里,要不就是缠着父王要改名字,这“萱”字太女孩子了,他很不喜欢。

????“那你去跟你父王说说,哈哈。”林鸢大笑不已,这话要是被子萱听到了,估计跟他妹妹没完,那小家伙的性子跟穆懿轩简直一模一样,向来都是独来独往,小小年纪就冷冰冰的,宫里的宫女奴才们都是畏惧不已,就连影阁里的人也是不敢轻易招惹他的。

????穆紫萱、穆子萱。这两小家伙便是林鸢五年前千幸万苦产下的。

????这对龙凤胎可把她折磨了整整一夜,穆懿轩都差点要放弃这两小鬼,保住她的命了,幸好是在宫里,所有太医都来了,焱城里所用产婆也都招了来,折腾到了第二日才顺利将这小皇子和小公主产下,若还未回到宫里,后果她着实不敢想象。

????突然,烈焰挣扎了起来,一个劲地要往前冲去,林鸢大惊,正想抱紧小萱儿,这小鬼却是一下子跃了起来,落到了一旁,他俩的轻功可都是父王亲自教的,小小年纪就已经能把影阁里好些人远远甩在身后了。

????林鸢拽不过烈焰,无奈跃身而起,任由烈焰奔了去。

????“母后,烈焰怎么了?”紫萱一脸纳闷,她时常带烈焰出来,却从未见过烈焰这般失控过的。

????“我也纳闷着,咱跟去看看吧。”林鸢说着便一把将萱儿抱了起来,足尖点地,一下子腾空起,追着烈焰而去。

????不一会儿便追上了烈焰,远远地却见烈焰和另一匹马对视着,那马全身火炭红,没有半根杂毛,但除了脑门的一块白色“月芽”状的标志。

????是赤兔!她的赤兔!

????林鸢心中大惊,落在下来,离地远远的,却又退了几步,而萱儿却是一下子挣tuo开她来,冲了上去,慢慢靠近那赤兔,小脸上尽是兴奋之色,没想到竟还有比烈焰还漂亮的马。

????烈焰亲昵地蹭了蹭萱儿,而赤兔也不生疏任由萱儿靠近。萱儿伸出小手来,小心翼翼地轻轻mo了mo赤兔脑门上那白斑,赤兔却是安安静静地任由她抚mo着。

????一旁那带着青面獠牙面具的男子远远地看了林鸢一眼,这才走上前来,笑着对萱儿说到,“小丫头!你可别打我这马的主意哦!”

????萱儿这才注意到一旁有人,却也不惊慌,看了他一眼,便奶声奶气地说到:“我已经打它的主意了,你把它买给我吧。”

????那人却是大笑了起来,道:“你这小丫头真有趣,要买啊?你不怕我诓你吗?”

????萱儿亦是笑了起来,一副小大人模样,道:“看你这样就不是什么好人,说吧,要诓我多少?”

????“我怎么就不是好人了呢?小丫头,倒是说说。”那男子俯身下来,看着萱儿,依旧是笑着问到。

????萱儿,却是大胆地伸过手,mo了mo他那青面獠牙的面具,道:“你一定很丑吧,连面具都那么丑!”

????那男子却是骤然靠了过来,唬得萱儿连连退了几步,大叫道:“你吓死人了!”

????“哈哈,胆小鬼哦,我不丑的。”那男子却是大笑着起身来,拍了拍赤兔,道:“这马跟了我五年了,舍不得买了。”

????“一万两,我出一万两。”萱儿见他要走,连忙出来价,又回头看看林鸢。

????林鸢的视线却始终在那男子身上,眼见都湿了,他不真的不丑的,他笑起来很好看的。

????那男子看了看林鸢,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小巧玲珑的银白小匕首,递给了萱儿,道:“这小玩意送给你吧,我是做刀剑买卖的,不卖马。”

????萱儿犹豫了一会儿,回头看了看林鸢,见她点头,这才收下了那小匕首。

????“呵呵,我得走了,后会有期哦。”男子说着便牵这赤兔转身离去了。

????烈焰跟了几步,回头看了看林鸢没有动,便掉头跑了回来。

????“母后,那个人是谁啊?”萱儿虽小,却是也聪慧无比,又时常听父王和母后谈论朝中事务,自是比同龄孩童多一份成熟,见烈焰这般反映,又见母后此时的神情,她怎么会看不出其中端倪来?

????“故人而已,这匕首你要喜欢就留在身边吧。”林鸢笑了笑,便将小萱儿抱了马。

????萱儿看了看手中的匕首,也不多问了,这匕首她真是喜欢。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