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6. 番外篇之回宫路上5-冷宫皇后 亚博提现要求,亚博体育aap下载地址,亚博平台网址

冷宫皇后

186. 番外篇之回宫路上5

猫小猫2017-4-16 21:57:27Ctrl+D 收藏本站

????待穆懿轩和林鸢走了,纪文昊才坐了下来,瞥了一眼仍旧兴奋不已的安阳,大大叹了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嘛!你都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了!”安阳傍着他身旁也坐了下来。

????“我的公主祖宗!咱当当朋友不是很好吗?干嘛非得……”话音未落,便被打断,这几个月来他还真觉得这丫头蛮不错的,要是一下子没她在身边缠着,他还不习惯了呢,只是要他当驸马,这简直就是把他困在宫里嘛!

????安阳一下子站了起来,逼近纪文昊,一脸狐疑地道:“娶我怎么了?亏了你吗?说!你是不是心里有别人了!”这家伙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她可是月国唯一的公主,多少王孙缠着她呢,他倒好,自从知道了她的身份就天天躲着她!

????“哎呀,哪有别人啊!”自从遇上她,缠着他的女子,哪一个不是被她给打发了。他当真是蛮喜欢这公主的,虽是骄纵了点,却也天真善良,不同其他官家小姐那般矫揉造作,深藏心机。若她不是公主,也许他会考虑。

????只是,她是深宫里的主子,而他,一个人浪dang惯了,又喜欢到处跑,进宫当驸马那真真的是太为难他了。

????原本还想去看看他老爹的,又怕被束缚住,就也没去了,没想这一个晚上就完全被困住了,看了这辈子都得在那皇宫里受折磨了。那皇后似乎是故意针对他的,才第一次见面呢,就几句给他堵死了,若是真进来宫,今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没有别人那不就成了,你干嘛还不愿意啊!”安阳一听他心中没人,原本提着的心就放了下来。

????纪文昊依旧沉浸在对皇后的疑惑中,随口说了句:“没别人,也没有你嘛。”

????一屋子顿时安静了下来,良久,安阳都没有再说话,纪文昊这才觉得不对劲,抬头来,却见安阳已经坐了下来,盯着案几上的茶,泪在眼里打转着,似乎轻轻碰一下便会流出来了。

????他一直都是躲她,还未曾这般直接地拒绝过的。

????纪文昊心中微微一怔,支支吾吾解释,“那个,公主……我,其实是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被安阳缠了那么久,他都还真没怎么见过她哭过呢!

????“呜呜……你心里没有我,你干嘛对我那么好啊!”安阳说着便大哭起来。

????这可把纪文昊给急得,万一把皇上皇后给引出来,他可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哪里对她好了啊?跟百花楼那紫衣比起来,他对她只能说是不坏,再说了,这丫头身为公主,宠她的人多得是了,怎么就会稀罕他的好呢?(还好紫衣没被他见着!)

????“你先别哭,嘘……吵了皇上和娘娘那就不好了……”纪文昊忙上前去,想替安阳擦眼泪,却被安阳一手给打开了。

????“从小到大,他们都宠着我围着我,统统都对我百依百顺的,就只有你!就只有你这个大混蛋,天天躲着我,娶了我你会没命吗?!你知不知道,你一失踪我就开始找你担心你,好不容易找到你了,你还这样躲我!你这个混蛋!”

????安阳怒气一上来,拉着纪文昊便不住地捶打。自从相府被封了,他和如夫人失踪后,她就一直一直担心他,也不敢多给皇帝哥哥提,天天暗地里寻他,就连那空置了的相府都去了好几回了!

????纪文昊哪敢还手啊,只是连连后退,心中内疚起来,她寻他很久了,她那日见到他的时候就说过了的。

????“公主……公主,你先听我说…我不过是个浪dang子……”

????“你不用解释!我都明白!”安阳一听这话,立马停了下来,杏眼怒瞪,继续道:“浪dang子又怎么样?我就喜欢你,他们都对我好,比你对我好一百倍一千倍,可是你却比他们真一百倍一千倍!你们都以为我是不懂事的丫头片子,但是谁真谁假,我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纪文昊一听,又是一愣,想开口,却又是被安阳抢了话。

????“我就喜欢你!喜欢你流连山水无心官场……喜欢你一点儿也不垂涎我这公主的身份……喜欢你不似那些官家子弟般一身铜臭满腹城府,你这表明上的浪dang样不过是装出了的对不对!?”

????纪文昊又是一愣,这才认真地审视起眼前这个一直被他当做是骄纵幼稚的小丫头,这么多年了,除了他娘,就再也没人把他看得那么透了,而她却能明白他。

????他是无心官场,那样的勾心斗角他不喜欢,这几年的放纵甚至远赴西域不过都是为了不被他父亲送入官场而已。

????“你倒是说话啊!”安阳见纪文昊没说话,又是狠狠一拳打过去,以怒掩羞,连连说了好几个喜欢,他却依旧无动于衷。

????“公主,没想到你倒是还蛮了解我的。”纪文昊无奈地叹了叹气,了解他有何用,她能放了他吗?

????安阳见纪文昊那少见的落寞表情,抿了抿唇,低下头沉默了好久,又退了几步,才又抬起头来,似乎是勉强扯出的一抹笑颜,道:“文昊哥哥,你走吧!”

????“你说什么?”纪文昊凝眉,一脸不可思议。

????“文昊哥哥,我要是硬逼着你当驸马,硬把你留在宫里,你会讨厌我一辈子的吧!?我不要你了,你走吧!”安阳虽是在笑,小手却攒得紧紧的,生怕自己的眼泪会一不小心掉下来,她已经很努力了,最终却只留在他的人留不住他的心,又何用?这一次,她要赌一赌了!

????“是!”

????“不是!”

????纪文昊刚一点头却立马又摇头,见安阳那刹那落下的泪眼,心微微地一怔,她哭的时候都是大喊大叫的,从未这般安静过,只是看着他不说话,而眼泪却一直在掉。

????“公主……你别这样,我不讨厌你的,真的!我挺……”纪文昊很想上前去替她擦眼泪,最终却还是没迈开步子。

????“文昊哥哥,你走吧,明天我就跟皇帝哥哥说清楚,皇帝哥哥不会为难你的!”

????“公主……”

????“走啊!本公主后悔前你要是不走……”安阳抹了抹眼泪,上前一步,怒声道。

????“我走!马上走!”纪文昊见安阳有怒了,连忙退了几步。

????“走走走!本公主再也不缠着你了,你自由了,你再也不用天天看着我烦了!”安阳边哭着,边把纪文昊推到门外。

????“公主……罢了,罢了……我,走了哦!”纪文昊见安阳那一脸梨花带雨,有点不忍,却还是踏出了门槛。

????“走吧走吧,赶紧走啦!”安阳又看了纪文昊一眼,便砰地一声把门摔上了。

????四周顿时寂静起来,不一会儿便依稀只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呜呜……”安阳靠在门上,顿时大哭大喊起来,“呜呜……皇后嫂子!他真的走了,他真的走了!”

????躲在一旁的林鸢连忙上前来,捂住安阳的嘴巴,道:“放心啦!他会回来的!你小声点!你小声点,你皇帝哥哥和紫衣商量事情呢,要是把他引来了,我看你就彻底没戏了!”

????安阳连连点了点头,林鸢才放开了她来,继续道:“我跟你打赌,那小子不一会儿就会回来的,你赌不赌?”纪文昊什么性情她再清楚不过了,安阳方才才为大婚的事兴奋不已,却一下子被他弄得可怜兮兮地掉眼泪,最终还狠心地推他出门,现在那小子肯定特内疚,他走不远的!况且安阳缠了他那么久,他对安阳也不是真的没有情。她若是不掺和掺和,还不知这两人要纠结成什么样子呢?!

????安阳抹了抹泪,又是想了老久,这才带着哭腔问到:“皇嫂子,你是不是也是这样骗了皇帝哥哥的啊?”皇后嫂子方才拉她进屋,告诉她纪文昊真正的性子,还教她演了这一出悲情戏,难不成她也是这样骗到皇帝哥哥的?可是她怎么记得皇嫂子是突然冒了出来,就把皇帝哥哥给独占了,他们大婚不久,新月宫就一夜之间都空了,连丽妃也跟着母后山上去了。

????林鸢皱了皱眉,又撇了撇嘴,扯开话题道:“等着吧,那小子一会保准回来,你可别露馅了!”

????手不知觉抚上微凸的小腹,嘴角扬起了甜甜的笑,她和穆懿轩,究竟是谁骗谁多一点呢?天知道,其实她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又是怎么喜欢上那家伙的,不过,知道现在有多喜欢就可以了。

????“可是,他要是真的走了呢?我可……”

????安阳还是不放心,只是话音未落,敲门声便响起了,林鸢一下子站了起来,安阳却是一脸紧张,不知如何是好。

????“哎呀,快起来了啦!”

????林鸢一把将安阳拉了起来,便直接打开门来。

????果然是纪文昊!

????“带公主私奔可是要杀头的哦!”林鸢一脸窃笑,这小子不回来就罢了,一回来肯定是要把安阳拐走的,他可是宁愿带着安阳浪迹天涯,也不会乖乖回宫里去的,当初那么巴结太后,为的也不过是想让太后帮着解除纪博那条三年不许出焱城的jin令!

????纪文昊站在门外,见了林鸢听了这话,便愣了,老半天后才回过神来,便一下子跪了下来,道:“皇后娘娘,草民不解啊,草民冤枉,草民只是出去小解了!”

????一句话连说了三个草民!出去小解?这小子还是那么机灵,跟林奇有得拼了。林鸢却是不说话,想看纪文昊还会不会辩解出什么话来,而安阳却站在她身后扯着她的衣服。

????“纪文昊,你再不说实话,可真的乖乖回宫去了哦!”林鸢一脸嬉笑,将纪文昊扶了起来,认真看了他好久,才又道:“纪文昊,带公主去玩玩吧,皇帝那我帮你挡着。”

????“娘娘……”纪文昊看了看一旁的安阳,又看了看林鸢,一脸诧异。这皇后怎么知道他打算带安阳走的?又怎么这么对他这么好了呢?

????林鸢却将安阳的手交给纪文昊,笑着道,“走吧,我跟萱儿长得像,也算是有缘,就当我替萱儿帮你一回吧。”

????“文昊哥哥,我就知道你不会一走了之的!咱快走了,要不皇帝哥哥来了,咱就走不了了啦!”安阳紧紧牵着纪文昊的手,仿佛怕他会再放开她似的。

????纪文昊偏头对她无奈一笑,又看向林鸢,道:“皇后娘娘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好安阳的!”总觉得这皇后有点奇怪,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或许就是因为她和萱儿真的太像了缘故吧。

????林鸢最讨厌这种分离的场景了,忙催促道:“走啦走啦,赶紧走啦!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是啊,再不走,她可就舍不得了!

????“皇嫂,那我们走了哦!”安阳对她竟也有了不舍,而纪文昊点了点头,便拉着安阳匆匆离开了。

????看着那远去的身影,林鸢这才忍不住大喊了出来:“纪三哥哥,走累了就回宫来吧!这回换萱儿对你好!”

????人已经走远,哪里听得到她的声音,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她那纪三哥哥怎么认得她呢,林鸢一声叹息,这才将后门关上,而转过身去便见穆懿轩站在身后不远处。

????“走了?”穆懿轩走了过来,挑眉问到。

????“嗯,走了,我唆使的,不怪纪文昊,也不怪安阳。”她亦乖乖地走了过去,主动招供。

????“走了就走了吧。”他只是将她揽了过来,往楼上走。

????“你不生气?!”这算是她第二次瞒着他私自放人了。

????“我也想带你走啊!呵呵。”他却笑了起来,道:“等这小家伙长大了,我就也带你走!”他亦是有个浪迹天涯的梦,带着相惜相知的人,无忧无虑到处走走,安阳要走,他怎么会拦着呢?

????林鸢很快便明白了,亦是笑了起来,道:“要是是个公主呢?我看我们没私奔,她就先私奔去了!”她相信她的女儿一定是有私奔的潜力的!

????“那你就赶紧再生个皇子,他和朕一样,5岁就登基!”穆懿轩一脸戏谑。

????“小家伙,不着急哦,母后会一直陪着你的,你父王会慢慢教你的。”林鸢却拉着穆懿轩的手轻轻抚在小腹上,神情煞是认真,她知道他小时候过得并不好,5岁开始便饱受寒毒之苦,又苦苦隐忍十几年才谋划了十几年才控制住朝中大权,他的孩子,他怎么舍得呢?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