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4. 162钟离有变-冷宫皇后 亚博提现要求,亚博体育aap下载地址,亚博平台网址

冷宫皇后

164. 162钟离有变

猫小猫2017-4-16 21:55:40Ctrl+D 收藏本站

????祭酒岭的祭典过后,穆懿轩便大赦天下了,纪博被免去宰相一职,就只携带了几个家眷归故里去了,而如夫人却是消失不见,一向高调的纪三公子也没见人影,纪博似乎并不在意,也没问起。白岚在宫里住了几日便向林鸢辞行了,白岚并没有那两年的记忆,虽然知道对林鸢的经历,却对她没有任何母女之情,林鸢原本好奇想问她会不会去找纪若萱的,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昊天在祭典一结束后便开始着手处理拜月教迁移一事,月国的拜月教坛位于焱城东南方向,正好和皇宫遥遥相对,规模并不大,若是要将总教迁移至次就必须扩大教坛的面积,朝廷拨了巨额,建造新祭坛的事情便落到了昊天头上,林鸢只是偶然会去关心关心,她的jing力依旧放在客来居上面,虽是教主一上任便是形同虚设,事事仍旧得昊天cao心。昊天亦是没有什么怨言,这些事宜其实本就是大祭司的职责。

????是夜,林鸢很晚才忙完客来居的事,宫门都关了好久了她不得不逾墙而过,还险些和侍卫打起来,还好这那侍卫统领认出了她来。之前只要她一过3时还没回宫,他便会南宫俊来催的,今日却没见南宫俊人影。

????回寝宫里已是大半夜了,她管得并不严,奴才们早都睡了,只有笑笑还在寝宫里守着。林鸢在玉瑶池里沐浴过来,依旧没见穆懿轩的影,原本打算先睡的,想了想却又叫来了笑笑。

????“皇上方才来过了吗?”

????“主子,方才顺公公来说了,皇上今夜不过来了。”笑笑似乎还是不习惯叫她小姐,便都称她主子了。

????“不来了?怎么回事?”林鸢说着便蹙起了眉头。这家伙干什么去了?

????“顺公公只说皇上忙,笑笑也不敢多问。”大婚至今,不是小姐去中和殿就是皇上来望月宫,笑笑亦没想到这主子竟会这般得宠,新月宫早已是如冷宫般凄凉了。

????“忙?”他忙什么呢?不会是想打钟离了吧,除了这事还有什么能让他忙的呢?朝廷其他打小事宜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林鸢披上了随手披上了件大红锦袍,交代了笑笑几句,便往中和殿方向去了,穆懿轩才教了她几日的轻功,她便可以来去如影了,只是与他差距尚大,勉强能追得上冰魂冰魄,无奈大部分时间里还是冰魂冰魄再追着她,这家伙又把冰魂冰魄放她身边来了。

????很快便到了中和殿,已是深夜,整个大殿却是灯火通明,林鸢一进中和殿心里便后悔了。只见穆懿轩高高地坐在龙椅上一脸严肃,而殿下列站着的均是朝中重臣,七王爷和南宫豪都在其中,众人见林鸢就这么飞进来,均是一脸诧异。

????林鸢心中一惊,连忙停了下来,尴尬地朝众人笑了笑,道:“那个……你们继续,我…我走错地方了,说着便转身要走。

????只是,还没走到门口,穆懿轩便发话了,“过来!”

????林鸢一愣,回过头,看了看穆懿轩,一脸疑惑,他方才是在叫她吗?

????穆懿轩那透着些许倦色的眉头微微蹙了蹙,对了林鸢继续说到:“愣着干嘛?还不过来。”

????“哦。”林鸢应了一身,又看了看在场的众大臣,这才走了过去,本想站在他身后的,却被他拉着坐了下来。

????这家伙干什么呢?这场面一看便知他们是在商议朝中大事,她不管是拜月教主的身份还是皇后的身份都是不可以坐在这里的,中和殿并不是后宫妃嫔可以进的,就连皇后亦只能在殿后的寝宫里,并不能到殿上来的,平日里她来时最多也就南宫俊在,并没有什么大臣在场的。

????见七王爷和南宫将军皆是眉头紧皱,她心里更是不安稳,身旁那人却是轻揉着她,依旧一脸严肃。

????“皇上,臣斗胆,皇后这……”吏部新任尚书,,刚想开口便被穆懿轩那冷冽的目光吓了回去。

????场面瞬时冷了下来,寂静地可怕,七王爷和南宫将军皆是皱着相府看了对方几眼。

????林鸢亦是觉得气氛不对,她正想离开,穆懿轩却先开了口,“方才说到哪了?”

????“皇上,礼部已经准备好了送去钟离贺礼,请皇上过目。”礼部的梁尚书赶忙站了出来,双手将那清单呈上。

????李德顺将那清单递了上来,穆懿轩只是稍稍扫了一眼却冷冷地道:“还少了一样。”

????“皇上,恕臣愚昧,不知还少了什么。”梁尚书小心翼翼地问到,他才上任没多久,都还来不及高兴升职呢,便发现原来皇上并不是在朝上的那般平和好商量,而是凌厉严肃地很啊。

????穆懿轩却勾起了一丝冷笑来,道:“就这样送过去吧,少了的那一样朕会亲自送过去的。”

????梁尚书依旧是一脸困惑不已,却不敢多问,其他人亦皆是困惑不解,唯有七王爷和南宫豪相视而笑,皇上的性子他俩最清楚不过了,这一次,皇上定是会送上大礼的。

????林鸢偷偷瞄了那穆懿轩手上拿张清单,依旧是纳闷不已,他们到底再商议什么呢,这贺礼到底是给谁的啊?

????“朕乏了,今日就到此为止吧。”穆懿轩将手上那清单递给了顺公公,揽着林鸢站了起来,扫了一眼殿下低头俯身的众人,便转身想殿后走去了。

????林鸢憋了好久终于可以说话了,一下殿便心急地问到,“方才那份大礼是送给什么人的啊?”她方才并没有将那清单看完,只看了前面几行便知这份礼的分量了,单单是那锦缎便是上千匹了。

????穆懿轩看了看林鸢,才缓缓开了口,道:“寒煜。”

????“寒煜!”林鸢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嗯,钟离的老国王薨了……”

????穆懿轩还没说完,林鸢便喊了出来,“寒煜当上了王!”

????寒煜登上皇位,对月国的威胁她心中自是清楚,寒煜并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他潜伏在月国多年,早就对月国虎视眈眈了。这一回因为她的出现,使得寒煜阴差阳错在二王子还没有完成把持朝政前回到钟离,难道这一次是她帮了他?!

????“嗯,登基那日会立寒芸为后。”穆懿轩依旧没多大的情绪波动,随即就转移了话题,“这么晚了,怎么还过来呢?”

????“过来看看你啦,顺公公说你今晚不去望月宫了?”见他眉宇间的那淡淡的倦色,总是忍不住想伸手去抚开他那微蹙的眉头。

????“怕你等,就说不去了。”怎么会不去呢?总是习惯她在身边,不去反倒睡得不安稳。

????林鸢哦了一声,却又纠缠起寒煜这事情来,一脸疑惑地问到:“你方才说的大礼是什么啊?”难道这家伙已经有了对策?

????“呵呵,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他是准备好了大礼,只是现在可还不能告诉,也不敢告诉她。

????“什么啦,那么神秘!”林鸢睨了他一眼,依旧是一脸狐疑。

????“呵呵,时机未到。”还是不能告诉她,若是能一直瞒着那更好。不过,他倒是给她准备了一个礼物,虽不是什么大礼,但是她一定会喜欢的。

????穆懿轩不知道怎么地,手中突然变出了一个白玉镯子来,朝林鸢笑了笑,拉了她的手来,小心翼翼地替她戴上了,笑着说到:“你可得保管好哦,别让我再弄碎它了。”

????林鸢莞尔一笑,道,“你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这玉镯子算是他俩的定情信物了吧,那日他送回这玉镯子来,还警告她不许说他送的东西不许给别人呢。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