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3. 161醉酒-冷宫皇后 亚博提现要求,亚博体育aap下载地址,亚博平台网址

冷宫皇后

163. 161醉酒

猫小猫2017-4-16 21:55:35Ctrl+D 收藏本站

????白岚和昊天一齐先行离开了,猫猫原本赖在林鸢身上的,见昊天远去,却立马又跟了上去,一溜烟便不见影子了。林鸢终于这才发现原来这猫猫根本就不是总跟着教主的,而是总粘着大祭司。

????祭台之下,仍旧是一片欢呼声与朝拜声,据说今夜百纳的子民亦来了不少,拜月教在百姓心中的权威似乎更甚两国皇室。

????穆懿轩轻轻揽着林鸢,柔声问到:“还疼吗?”方才看她那样子定是烧疼了。

????“晚上回去再找你算账!”林鸢睨了穆懿轩一眼,挣tuo开他来,脚尖骤然点地便向旁边那高高的山岭飞了过去,穆懿轩无奈地笑了笑,也不急着动身,俯视祭台下那匍匐在地的万千臣民,shuang唇微抿,这才纵身跃起,朝林鸢追了上去。

????这女人只是被他tiao教了一两次,轻功便是进步神速,只是,这么高的山岭,她若想自己上去看来并不容易。

????林鸢回头看了看追上来的穆懿轩,双脚相互借力便迅速飞了上去,白色的身影婉若游龙,穆懿轩由不得摇了摇头,亦是双脚相互借力,加快了速度追了上去,明黄的身影翩若惊鸿。

????林鸢哪里逃得过穆懿轩的速度,很快便被他追上了,想起了那一夜在hei森林里,他背着她一飞冲天,一口气便跃上了那高高的悬崖,犹豫了良久才向他飞来过去,一下子扑入他怀中,紧紧地抱着他,这么高的山岭,她还真的是累了,还是让这家伙带她上去吧。

????穆懿轩低头看了看她,嘴角勾起了宠溺的笑意,戏谑地说到:“抱紧了哦。”

????林鸢这回可不敢放手了,这可不是在地宫里,那么高的距离,一个不小心那可不是好玩的,她现在是真的累了。

????待林鸢抱紧了,穆懿轩这才缓缓靠近崖壁,在崖壁上借了力,又是一次一鹤冲天,犹如蛟龙出海般一跃而上,很快便到了山岭最顶端。

????夭夭一早便带着几个教中弟子在山顶上候着了,见林鸢和穆懿轩上来,便都跪了下去,恭恭敬敬地道:“参加皇上,参加教主!”

????林鸢看了夭夭一眼,道:“都起来吧。”

????夭夭站了起来却低着头并不看林鸢,师父已经把她交给了林鸢,现在她说是林鸢的人了,那日知道林鸢的身份后,她可是愣了大半天的,没想到这个从小和她斗到大的林大小姐不仅成了月国的皇后,竟还是下任教主!两个月前她还寻思着如何找着大小姐报那mai身qing楼之仇,没想如今她却成了她的主子,真是世事难料啊!也不知道今后这教主会不会为难她呢。

????林鸢亦没多看夭夭,环视了四周一圈,晶亮的眸子里便闪过了一丝惊慌,这山顶依旧是一个祭坛,祭坛中央立着一座高大的青铜器皿,似乎有点类似四羊方尊,尊内装满了酒,而一旁八坛酒一一罗列着,刚好是“五齐”、“三酒”八种酒,整个山顶弥漫着浓烈的酒香,都快把她熏醉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酒,她并不是酒量不好,而是她根本就没有什么酒量,之前和纪文昊去百花楼找紫衣时,喝的不过是普通的甜白酒,喝再多也不轻易醉的,如今在她眼前的那一坛坛可是都是上等的白酒啊!叫她心中如何不畏缩?

????昨日大祭司只是跟她说这祭酒要先祭天,再祭地,而后祭月,却没跟她说有“五齐”、“三酒”八种酒要祭,天啊,这就是说她待会要喝满八大杯!

????穆懿轩见林鸢那一脸阴晴不定,神情不断变化着,便低声问到:“怎么了?”

????“没,没事……”她来还真的没在他面前喝酒过,更别说喝醉了,天知道她的酒品如何啊?

????又将那八坛酒一一扫视了一遍,才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夭夭说到:“开始吧。”

????穆懿轩和她一起面朝西南方跪了下来,夭夭上前来倒了第一坛酒,慢慢两大碗端了过来,第一先祭天,而后又是满满两大碗祭地,之后便是祭月,最后便是要饮的了,穆懿轩端起碗来一饮而尽,林鸢却一小口一小口得啜着。

????穆懿轩眉头微微蹙着,这才发现这女子似乎不怎么会喝酒,只是这祭酒还是得继续下去的,白岚这小弟子在场,而且身后还有那么多拜月教弟子,林鸢这教主才刚上任,可不能怎么混过去的。

????林鸢虽然一直埋头在那大酒碗了,却可以感觉得到了一旁众人的异样地目光的,抬头看了看穆懿轩,又瞥了众弟子一眼,深吸了口气,随即一口气将手上那碗酒一饮而尽,辛辣感瞬间涌上喉头,恶心地想吐,却给她硬是忍了下来。

????夭夭立马倒了第二坛酒过来,依旧是那顺序,第一祭天,第二祭地,第三祭月,最后一饮而尽,穆懿轩一脸忧虑,林鸢放到是面不改色了,一碗一碗皆是一饮见底。

????很快,八坛酒皆以祭过了,那弯明月已经升至正空中,穆懿轩和林鸢均是双手合十,目光注视中指尖,俯xia身躯,将上手摊开,额头紧贴地面,向上翻掌,手掌打开,掌心向上掌背平贴地面,然后左掌举回xiong前,右掌着地将身撑起,与左掌合掌依然。

????祭酒已过,拜月三礼一结束了,整个祭典算是完满结束了,只是,穆懿轩那俊朗的眉头却是紧紧蹙着,林鸢满脸通红,看着他痴痴地笑了起来,随即又一脸愤怒起来,大声地喊到:“穆懿轩!你这个大冰块!你这个大骗子,居然骗我说不疼,你自己去烧烧看……穆懿轩,你这大混蛋,昨晚还把我弄得那么累……”

????林鸢还没来及说下去,便已被穆懿轩拦腰抱起,光影便急速闪过。一白一黄的身影很快便在山林中消失不见而来,山顶上夭夭和那数十位弟子皆是一脸忍俊不jin,他们的教主原来不会喝酒,而且酒品似乎不怎么好。夭夭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其他弟子见夭夭笑了,亦是都大笑了起来。

????……猫猫又分割线了……

????望月宫里,皇后寝宫里的宫女太监统统被赶了出来,连笑笑这贴身丫鬟也能留下。今夜是祭酒大典,皇上和皇后最快也得天亮时才能回到宫中的,怎么才半夜就单独回来了呢?众人围在笑笑议论了起来,笑笑伺候林鸢好几日了,渐渐地发展这个主子是真的对她好,虽然好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她却是懂得知恩图报的,就同之前伺候小姐一样尽心尽力地伺候着林鸢。

????林鸢和穆懿轩本来是该和大队人马一起回来的,只是林鸢这样子让穆懿轩很不放心,这女人看来酒品不是很好,若是发起酒疯来,那可就大不好了。

????这一路回来,一直跟他纠结着方才浴火的事情,他和烈焰都没少挨她的打,想必烈焰下次再也不敢让她骑了。一开始是闹,闹得差点从马上摔下来,接着便是吐,本来肚子就空着的,喝了那么多酒,一路上已经吐得连胆汁都给吐出来了,一路折腾,还没到宫里她便睡着了。

????看着chuang上的人儿那一脸苍白,穆懿轩原本那凌厉的眸子已尽是温柔和心疼,她不会喝酒,他怎么现在才知道呢?

????穆懿轩小心翼翼地俯身下来在林鸢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又抚了抚她那仍旧微微发烫的小脸,无奈地笑了笑,这才离开。

????累了一天,又被她折腾了好长时间,他亦是倦了,退去一身华服,便潜入里玉瑶池里去了,这池子冬暖夏凉,虽是在望月宫中,却一直都是他在用,之前总是三更半夜从地宫里出来,不惊动任何人。后来林鸢来了,她亦是喜欢三更半夜来泡澡,只是去了冷宫后便没再来个了。

????穆懿轩靠在池子边,闭着双眼,闻着这满园的迷迭香,和林鸢相遇至今的种种一幕一幕在脑海里浮现起来而了,这个女人,和他经历了整整两年的情劫,那两年似乎一直在误会,一直在分离,都还没来得及好好地相爱,就经历了死生分离。天知道他是多么庆幸她没有走,依然回到他身边来,多么庆幸昊天能帮他恢复那两年的记忆,只有感觉没有记忆,这对他来说太残忍了,而她来说更是残忍。

????似乎有人靠近了,穆懿轩虽然闭着眼,浑身都放松下来了,但是周围的一丝丝动静他亦是察觉地清清楚楚,只是,他却不动,依旧是一脸闲适地仰靠在池子边上,等着那个人慢慢靠近。

????脚步声很轻,似乎越来越近了,却又若有若无地,穆懿轩嘴角微微一勾,随即潜入水中去了。身后那人急急的跟了上来,纵身一跳亦是潜入了水里,在水中寻了好久竟不见穆懿轩人影。

????“穆懿轩!”林鸢浮出水面,便大喊起来了,大冰块躲哪里去了?

????“大冰块,你出来啦!”不过一瞬间而已,他怎么就不见了呢?怎么每次速度都那么快。

????她一醒来便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宫里了,而他却不在身边,模模糊糊只记得自己一直拼命在喝酒,然后其他的都记不起了,她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啊?他定是也回来了吧,只是人哪去了?一走到花园里便发现玉瑶池里有人了,除了他还会有谁敢下玉瑶池的呢?

????“穆懿轩!出来!”

????“在这呢,笨蛋!”他早就上岸了,光着上身,一身是水,而手里竟端着糕点和茶水,那是他替她备在寝宫里的。

????林鸢看到那茶点才察觉到饿,一脸笑嘻嘻地游到岸边来,心里却盘算着什么时候缠着这家伙教她武功,这光影般的速度她可是羡慕好久的了。

????这糕点她一眼便认得出来,客来居的经典,他早就把客来居买下了送给了她,自家的东西她自是认得的。

????“喂,那个,我醉了就睡了吗?”林鸢边吃着那白玉燕窝糕边问着,她知道她是醉了,却不知道怎么个醉法。

????“嗯。”穆懿轩应了一声便有跳入了水中,傍着她身旁依旧是仰靠着,眯起眼来。

????“我真的就睡着了?”

????“嗯。”穆懿轩仍旧是眯着眼应了一声。

????“真的就只是睡着了?”林鸢又问了一次,她不是不相信他,而是不相信自己。

????“真的,睡得跟猪似的,一路颠簸都没醒。”她真的是一路颠簸都没醒,没酒醒。

????林鸢这才放下心来,喝了口茶便转过身来,学着穆懿轩那样子仰靠在池子边上,却自言自语地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说什么呢?”穆懿轩说着便伸手将她揽了过来。

????“没什么。”林鸢偷偷瞄了一眼他那线条分明的xiong膛,便贼贼地依偎了进去,这家伙xing感得让她受不了。

????“大冰块。”

????“嗯。”他好像有点累了,那俊朗的眉宇间透着些许倦色。

????“你教我轻功吧。”林鸢双手缠上他的脖颈,看着他那一脸闲适,娇声地说到。穆懿轩依旧是闭着双眼,淡淡地问到:“不是教过了吗?”

????“那不算啦,要能像你怎么快的。”

????“我带着你就可以了。”

????“我不要你带,哎呀,你就教我啦,大冰块……”林鸢却是不依不饶撒起娇来。

????靠得那么近,原本那浅薄的衣裳在这水中根本就遮掩不住什么,她倒好,一点都知道要安分些,赖在他身上直磨蹭,真真是考验他耐力啊。

????“别动!”穆懿轩不得不将林鸢压制在怀里,不让她乱动,都累一天了,还是让她早些休息得好。

????“你教我嘛!像你那么快的,连黑影也赶不上的。”林鸢神经大条地并没有注意到穆懿轩慢慢僵硬起来的身ti,双手挂在他脖颈上,一个劲地要他教她轻功,这速度要是学会了,那一定很好玩。

????穆懿轩没有回答,目光却早已落在了她那若隐若现的xiong前,那件轻薄的丝白中衣根本挡不住内里的无限chun光,这女人已经被他爱过好几次了,却仍旧能轻易击破他的冷静,不经意间就将他扰地心猿意马。

????林鸢这才觉得不对劲,立马安分了下来,对上他那深沉的眸子,却不由得扑哧一笑,轻轻地在他那紧抿的shuang唇上印了一个吻,双手放开他来,缓缓退去身上那件完全湿透的丝白中衣,身上便只剩那红色的肚兜,原本就bai皙的肌fu在淡淡的月光下被衬得如凝脂,看着眼前那家伙那俊美的脸越绷越紧,晶莹灵动的眸子骨碌一转随即转身向池子中央游了过去。

????穆懿轩原本紧绷地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玩味地笑了,看着在水里穿梭的那娇小身影,亦是缓缓游了过去,慢慢靠近她身旁,却骤然将她一把捞起抱在怀中,她并不惊,反倒是笑,咯咯只笑。

????“穆懿轩,你、想、干、嘛!?”小手拍在他那纹理分明的xiong肌上,依旧是嬉笑着问到。

????“你说呢!”话音一落,那刚毅的shuang唇立马覆下,不容她逃tuo。

????她很快就收起了原本的那一脸嬉笑,开始认认真真地回应他,小手缠在他那刚硬有力的腰上。

????良久,他才流连不舍地放开她的唇,眼神亦不再邪魅,慢慢的宠溺和柔软,似乎是商量的语言却又那么坚定,“林鸢,我们要一个孩子吧,你和我的孩子!”

????林鸢看了看他,小脸埋入了他那温热的xiong怀里,可怜兮兮地问到,“可不可以多要一个啊?”

????而他,就那么怔住了,久久不能言语。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