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6. 第77章还是见了-冷宫皇后 亚博提现要求,亚博体育aap下载地址,亚博平台网址

冷宫皇后

76. 第77章还是见了

猫小猫2017-4-16 21:48:16Ctrl+D 收藏本站

????焱城皇宫中和殿内,就像安阳公主所说的,穆懿轩很忙。

????俊朗的眉宇间透着淡淡的疲倦,墨色的眸子专注在手中的那份密报上,桌旁那碗汤药早就凉了。

????“皇上,先把药喝了吧。”顺公公端了一碗热的汤药来换下凉掉的那碗。

????穆懿轩皱了皱眉,将那药端起一饮而尽。

????“皇上,不早了。”顺公公照例端出后宫各嫔妃的牌子。

????穆懿轩依旧专注在那份密报上,连看都没有看一眼那牌子。

????自从皇上那日一脸怒气地出了冷宫的门后,两个多月来就再也没有掀过那位妃子的牌子,就连一直得宠的丽妃都一而再地被顺公公挡在殿外,而原本寝宫里的侍qin宫女也一并全都散了。顺公公无奈地摇了摇头,端着那一盘妃子侍qin牌退了下去。

????顺公公一走,偌大的中和殿里,就只剩下穆懿轩一人了。

????“hei森林的地图绘地怎么样了?”依旧是冰冷的语气,不怒却自威。

????一个黑影突然闪现,恭恭敬敬地跪在一旁,“回主子,二三日内可完成。”

????“嗯,下去吧。”穆懿轩连头都没抬,视线仍停留在那份密报上。

????那黑影一闪,又是凭空消失。

????穆懿轩这才抬起头了,细长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将那密报收起。

????那个笨女人应该睡了吧,轻轻叹了口气,身影一闪亦是凭空消失了。

????已是三更半夜,林鸢睡得迷糊,隐隐约约又是那熟悉的气息在靠近,慢慢地越靠越近,从背后将她完全包围住。两个多月来,他都是这样,等她睡着了才来,她还没醒的时候就走。

????刚开始她总是被扰醒,不着痕迹地推开他,客客气气的称他皇上,大大方方的劝他去新月宫,他总是怒,然后一次一次地要她。

????后来,她学乖了,自睡自的,不理睬他,而他也只是抱着她,安安分分地睡去。

????“林鸢啊林鸢,我该拿你怎么办呢?”轻轻地在她眉间落下一吻,低声呢喃着。

????怀里的人儿,眉头蹙了蹙,翻了个身,在他怀里蹭了蹭,像是在找一个舒服的位置。

????轻轻地将她按在怀里,不让她乱动,他那一向引以为豪的自制力在这个女人面前总是瞬间崩塌,轻而易举……

????翌日清晨,天朗气清,深秋了,天开始凉了。

????一觉醒来,身边那人早已离去,每夜她都是知道的,只是,不想说,不想理,不想见。

????他忙他的,她也自有她的事要忙。

????依旧是那客来居全国连锁的事业,她最近白日里都极少待在宫里,只是,今日心情不错,刚要出宫却想芙妃来。

????自从她和穆懿轩冷战以来,她就再也没去过新月宫了。该去走了走,她那二姐姐韵妃,估计也想念她了。

????随手将手里的包裹丢给一旁的宫女,带着笑笑便朝新月宫方向去了。

????“小姐,咱好久没去看韵妃娘娘了。”

????“是啊,敢情她已经坐立不安了。”

????“坐立不安?小姐,这词不是这样用的!”很多古词林鸢都不懂用,之前还拉着笑笑问了好多关于时辰的词。

????“呃,呵呵,我用错词了啦。”她当然知道“坐立不安”该怎么用!

????对此时的纪诗韵用这个词再恰当不过了,冷宫除了穆懿轩谁都不准进,一个多月没她的消息,不知道纪诗韵是如何向纪博交代的。

????“小姐,你看,是芸妃!”笑笑指着老远的一群人叫道。

????林鸢顺着笑笑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芸妃带着一群宫女太监正朝这边走来。

????对这个芸妃的印象一直只停留在选秀大会上那个舞剑的红衣少女。虽然她贵为四妃之一,为人行事却十分低调,因而也很少被人提起。芸妃是江湖之人,并不牵扯到朝中的势力,四妃中就她唯一一个没被穆懿轩利用过了。

????“小姐!”笑笑一声大叫打断了林鸢的思绪。

????“又怎么了?”林鸢瞪了笑笑一眼。

????“后面!”

????“后…”转身见了不远处那人,顿时愣住。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穆懿轩。

????虽然知道他夜夜都在身旁,但是,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般面对面过了。她极少出冷宫,就算出了冷宫也是直接到宫外去,为的就是避开他,这个夜夜偷偷吻她,拥她入眠的男人。

????“皇上吉祥,皇后娘娘吉祥。”芸妃早来到跟前了,身后的宫女太监跪了一地。

????林鸢反应过来,微微欠了欠身,道:“皇上吉祥。”

????“都平身吧。”

????他依旧是那副安详平和的表情,嘴角噙着淡淡的笑,上前扶起的却是芸妃。

????忽略掉心里的异样,一脸灿烂笑颜,“臣妾约了芙妃姐姐,先行告退了。”

????“朕忙于朝政,也好些日子没见芙妃了,正想去瞧瞧她,芸妃一同去吧。”

????“是,皇上。”芸妃被穆懿轩揽着怀里却依旧是恭恭敬敬的模样。

????林鸢依旧是一脸微笑地让开道来,让穆懿轩和芸妃先走,自己和笑笑跟在后头。

????“爱妃,今日怎么穿起这白纱裙来?朕记的你最喜欢的是大红烟纱散花裙了。”

????“皇上还记得?”芸妃稍稍震惊。

????“当然,朕第一次在禾苑中见到爱妃,你穿的便是那大红烟纱散花裙,这白色太素,红色才配得上你。”

????穆懿轩说着,低头在芸妃耳边不知说了什么,惹得芸妃娇羞不已。

????“皇上!皇上…”没了方才那恭顺的语气,完全是少女的娇声嗲气。

????林鸢看眼前这打情骂俏的二人,依旧是一脸淡淡的笑,只是心里早就将穆懿轩骂了几百次。

????大冰块!老狐狸!伪善!虚伪!奸诈!大se狼!大se狼!最最最大的se狼!

????“皇上,臣妾有些不适,先回去了,劳您替臣妾将这微薄小礼带给芙妃。”压抑住心中的愤懑,依旧是恭恭敬敬的说到。

????“皇后哪里不舒服,是否要请太医看看?”那家伙转过身来,似乎这才想她还跟着后头呢。

????“臣妾只是有点疲乏,不碍事,皇上和芸妃姐姐见了芙妃姐姐替臣妾问候下。”林鸢说着将手中那包装jing致的小盒子递给穆懿轩。

????穆懿轩接过那小盒子,淡淡地说到:“那皇后先回去歇息吧。”

????说罢便转身和芸妃离去了,不曾回过头。

????“小姐。”笑笑看着一脸神情怪异的林鸢,怯怯地开口,“小姐,皇上他们都走远了,咱们也回去吧。”

????笑笑怎么会知道皇上夜夜都去了冷宫,只是知道皇上已经两个多月没去冷宫了,方才又这般冷落小姐,想必小姐心里定是很难受的。

????林鸢她心里岂止是难受啊,是乱,有点乱,不,是很乱,很乱。

????又不是没见过他宠爱妃子,又不是没被他这样冷落过,又不是没见过他做戏过,她生什么气啊?就算他真的宠爱那芸妃,就算他真的记得第一次见面芸妃穿的衣服,就算他真的没有利用芸妃的打算,那也不关她的事啊!就算他说过喜欢她,就算他说过要她当他真正的皇后,就算他两个月来夜夜抱着她入睡,那又代表什么?他们之间始终牵扯着那么多利益关系,她还不如一个干干净净的芸妃,单纯的就是他的妃子。

????“小姐,我们…”

????“出宫去!”早该出宫去了,没事来什么新月宫嘛!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