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 第12章皇帝大婚五-冷宫皇后 亚博提现要求,亚博体育aap下载地址,亚博平台网址

冷宫皇后

13. 第12章皇帝大婚五

猫小猫2017-4-16 21:39:26Ctrl+D 收藏本站

????禾苑里的生活依旧是练习和休息忙碌交替着,要学的规矩太多,这也使得林鸢不至于太过无聊。李嬷嬷依旧时不时揪出个人来训训,南宫丽雪几次想挑起事端都被纪诗韵给忍了下来。林鸢是个好学生,不止把纪诗韵会的各种礼仪学会了,连她的隐忍之道也学了一点,当然,她并不把这种态度称为“隐忍”,而是称为“忽视”。每次她都告诉自己就当南宫丽雪是条发春的母狗,忽视她的乱吠就可以了。当然这种想法只留在她心里,考虑到纪诗韵的接受能力,她可不敢跟纪诗韵分享这种比喻。而段如雪自上次的事后,便跟着纪诗韵,纪诗韵亦是把她当做妹妹疼爱。平凡无故多了个人分享纪诗韵的照顾,林鸢心里自是很不愿意,况且她本就对这段如雪没什么好感,总觉得多了个人,要和纪诗韵说说悄悄话都不方便。

????纪诗韵对林鸢的性子很是惊讶,她所知道的萱儿内向善良,是个和段如雪一样的小姑娘,可是这几日和林鸢相处下来,她发现事情完全和她所了解的相反。眼前这个萱儿大大咧咧的,完全不像养在深闺里的小姐,不说琴棋书画,单单是基本的梳妆打扮她都不懂,用南宫丽雪的话“乡下丫头”来形容萱儿倒是颇为贴切。这使得纪诗韵怀疑起她爹爹是否因为舍不得萱儿这丫头而找人冒充萱儿入宫。可是这个念头很快又被她自己推翻了,单单不说这一mo一样的长相,就是萱儿xiong口这颗朱砂痣就足以证明眼前这个是如假包换的纪若瑄了。最后她只能归因于自己之前对萱儿不了解了,想起之前府里流言萱儿不守府上规矩不在闺中学习女工,而是常常文昊一起出府游玩甚至闹事,现在看来这些流言很有可能是真的了。

????“不好了,不好了……”纪诗韵正在教林鸢抚琴,段如雪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段如雪抚着xiong口喘着气,bai皙的脸颊上染着微微的红晕,煞是好看,林鸢见了这情景心里不jin感叹道“这段如雪认真看起来还真是个美人胚子。”

????“发生了什么事,如雪妹妹这般慌张?”纪诗韵一边倒茶一边问到。

????“死人了,绿绮死了。”段如雪接过纪诗韵递过来的茶说到。

????“哪个绿绮?吏部尚书的女儿绿绮?”林鸢靠了过来一脸惊讶。

????“怎么会这样,究竟怎么回事?”纪诗韵亦是一脸不相信。

????“火房的丫鬟一早去柴房取柴发现绿绮躺在地上,过去看了看就发现没气了。”段如雪回答到。

????“怎么会在柴房呢?”林鸢不解。

????“大家也都很奇怪,绿绮屋里的丫鬟说绿绮昨晚很早就歇了的。”段如雪说到。

????“这可是件大事呀!”纪诗韵皱着眉头。

????“可不是,南宫大人和纪大人都带了人过来了,……”段如雪还没说完就被林鸢打断了。

????“三哥哥来了!在哪里?在哪里?我找他去。”林鸢一听是纪文昊来,兴奋不已。

????“你三哥哥是来查案的,又不是来看你的,瞧把你乐的。绿绮是绿尚书的掌声明珠,这事还不知道要怎么了结,我看你三哥哥有的忙了。”纪诗韵无奈地看着林鸢的反应。

????“我是忙得很呀!”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了。纪文昊一身墨色官服,大步跨进门来,跟在后头的是李嬷嬷和南宫俊。

????林鸢这时却是直接略过了纪文昊看向了南宫俊。南宫俊身材高大而颀长,比纪文昊高出了一个头,和纪文昊一样是一身墨色官服,腰间佩着一把长剑,剑柄山上镶刻这一个“俊”字,人如其名,五官俊朗,眉宇间透着一股刚毅之气。林鸢原本很惊讶纪文昊身上那股贵族的气息,没想到眼前这南宫俊有过之而无不及,顿时看呆了。

????纪文昊原本以为萱儿这丫头见了他定会欣喜若狂的,没想到自己连叫了她几声她都没有反应,再看看她看南宫俊的眼神,心里很是不爽她重色轻友,于是大手一伸把林鸢拉到身边,低声说到:“见色忘友的臭丫头,你该醒了。”

????南宫俊原本被林鸢盯得有点不自在,还好纪文昊及时把她拉过去,心里轻松很多。只是惊讶纪文昊和这个妹妹关系如此亲密。一旁的李嬷嬷看了纪文昊和林鸢这般亲密,不jin皱了皱眉,纪若瑄已是秀女再怎么说也算是皇上的人了,虽然他们是兄妹,但也要有所顾忌身份的。而纪诗韵和段如雪也被他俩这亲密的举动吓了一跳,虽然是兄妹,但nan女总是有别的。纪诗韵连忙把林鸢拉了过来,说到:“文昊从小就疼她这妹妹,快一个月没见了,定是想你萱儿了吧。”

????“三哥哥,你都没来看我!”林鸢是有点想念纪文昊,但是并不是很深,听了纪诗韵这么一说,也只能顺着说了。

????“萱儿做了秀女,哥哥是不能随便来探望的,现在也是借着查案子过来看看你们。”纪文昊虽然很久没和林鸢贫了,嘴有点痒,但是碍着众人在场也就说了实话。

????“难得纪公子和萱儿兄妹感情那么好,真真让人羡慕呀。”南宫丽雪不知什么进来的。

????南宫俊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而南宫丽雪则像是没看见南宫俊一样,直接走到李嬷嬷身边。

????林鸢见了这情景心里好生好奇,正想偷偷问纪文昊时,纪诗韵说话了。

????“绿绮怎么就?”纪诗韵转移了话题。

????“绿绮小姐昨晚被杀,我们是奉七王爷的命令过来调查此事的,有几个问题想请问下几位小姐,如果知道的话还请据实以告。”南宫俊不卑不亢,态度拿捏得刚刚好。

????林鸢似乎对南宫俊没有一点抵抗力,笑靥如花地回答道:“南宫公子尽管问,萱儿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又一次把纪文昊忽略掉。

????…………

????南宫俊和纪文昊在李嬷嬷的陪同下,把禾苑里的秀女们都问了个遍,丫头奴才们也盘问了个遍,问的问题无非是绿绮平时有没有和谁有过节呀,绿绮遇害有没有看见有人柴房进出呀,等等之类的问题。可是查了数日也没查出个究竟。吏部尚书绿山为女儿的死天天到七王爷府上闹,最后也不知道七王爷用了什么法子才安抚了绿山夫妇两。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