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 第三章我已经威胁你了-冷宫皇后 亚博提现要求,亚博体育aap下载地址,亚博平台网址

冷宫皇后

4. 第三章我已经威胁你了

猫小猫2017-4-16 21:38:20Ctrl+D 收藏本站

????纪文昊是如夫人嫁进相府两年后生的儿子,其实纪博终日忙于朝廷的事务,根本没时间和jing力管子女们的事,子女的教育大多交由如夫人来做,纪文昊受如夫人的偏袒,从小就心高气傲,我行我素,从不把其他兄弟姐妹放在眼中,在府内因畏惧纪博有些事情还算有所收敛的,而在府外,纪文昊这三个字根本就是和百花楼的头号红牌的名字一样响亮,可谓人人知晓,吃喝piao他是样样jing通,就差一样赌了,而且不管是食物、酒还是女人,他都是十分讲究,几乎是可以说是一个鉴赏家了。

????此外,纪文昊最爱的就是游山玩水收集天下奇珍异宝,那匹赤兔马便是他游历至西域,好不容易花了重金从一个剑客手里买了过来的。可惜这马不是被他潇洒地骑回来的,而是牵回来的,因为这赤兔马性子十分的烈,比纪文昊还不可一世,不管纪文昊用的是软的还是硬的,它统统嗤之以鼻。后来相府里几乎是人人都试过了,全部无效,按照街头那个算卦的老头的话说,就是这些人都不是这赤兔的有缘人,所以要找个有缘人来驯服这匹马。

????纪若瑄那日正巧在花园里碰上了如夫人和纪文昊母子议论着赤兔马这一事,于是如夫人便让纪若瑄也去试试那赤兔马,一开始那赤兔竟安安分分地让纪若瑄靠近,并跨上马背,然而正当大家惊奇又惊喜的时候,赤兔马疯了似地向前狂奔,纪若瑄最后支撑不住硬生生地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林鸢从小的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长大,马术自然是相当不错,赤兔这品种当然也是知道的,又听笑笑讲述那赤兔马如何如何,于是从内阁到前厅一路都在心里盘算着起如何将这赤兔从纪文昊弄过来。

????“我这妹子端着那么大的架子,累了吗,过来让哥哥帮你捶捶背吧?”一个慵懒的声音打破了林鸢的春秋大梦,她抬头一看,只见说话者xiu长的身子正大大方方地半倚着原本专属于于她的躺椅上,嘴角挂着一丝的玩味的笑意,仿佛自己才是这屋子的主子。

????林鸢想都不用想也可以猜得到这就是纪文昊了,唯一惊讶的是没想到纪文昊那双眼睛竟像极了如夫人,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的如水双眸。

????被纪文昊这么一问,林鸢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不过很快就被笑意取代。演戏她可是很拿手的,只是平时不愿意为之而已,今天心情愉悦,不和这位相府里的小霸王过过招怎么对得起外头那么明媚的阳光呢。

????林鸢笑着走到纪文昊背后为他捶起背来,边捶边说道:“三哥哥你这可就错了,小妹的架子不大,只是福气大了点而已,先前能被赤兔马甩下来,已是很大的福气了,现在三哥哥又屈尊降贵来到寒舍看望小妹,这么大的福气小妹我真怕没法消受啊。”

????纪文昊眉头微微向上挑,也不说话就等着林鸢把戏继续唱下去。笑笑在一旁听得口又o了。

????林鸢绕到纪文昊身前,蹲了下了,温柔地帮纪文昊捶着腿,继续说道:“我这屋子这么偏远,大哥一路过来定是幸苦了,还是小妹帮你捶捶吧。”

????“难得若瑄妹妹这么体贴,那就麻烦妹妹了。”纪文昊笑道。

????“哥哥若是觉得小妹的手艺不错,那下次若是再牵着马回来,可要立马到妹妹这里来让妹妹我帮你捶捶腿哦,这么美的腿走那么远的路要是长了肌肉可是就要掉价的。”林鸢依旧不紧不慢地说着也依旧不紧不慢地捶打着。

????纪文昊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林鸢,林鸢抵着头,自动忽视了头顶阴冷的气流,继续说到:“对了,府里谣传爹爹为这次赤兔马的事罚哥哥你三年不许踏出焱城半步,爹爹那么疼你怎么会罚你呢?也不知道是谁造的谣,三哥哥你一定要好好查查。”

????不提这件事,纪文昊还可以隐忍着,一提到jin足焱城这件事他就火大,起身狠狠捏住林鸢的下巴说到:“我是给爹一个面子才来看看你,你这丫头片子别太不知好歹。”说罢直接把林鸢推到一旁去。笑笑正要上去扶,却被纪文昊一记冷眼拦了下来。

????林鸢见怒火被成功点燃,开心得直接留下眼泪,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无比无辜而又无比哀怨地看着纪文昊说到:“三哥哥你可真不小心,妹妹我在chuang上躺了好几日,好不容易能下床了,被你着轻轻一推,看是又要躺回去了。也不知道爹爹这次还能不能请到寒大夫来了。”说完整个人就全躺地上了。

????“你敢威胁我!”纪文昊可不是傻子。

????“可我已经威胁了你了。”林鸢站了起来,抹了抹脸,对着纪文昊笑得特别灿烂,一脸无害。

????纪文昊这才发现中了她的道,父亲心里其实是很在意眼前这丫头的,万一她真去告了状,再万一父亲怒气再生又罚他三年,那可就是要了他的命的事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大丈夫不和小丫头计较,大丈夫不和女斗……纪文昊本不是什么大丈夫,可是这些伟大的哲理却在这时对他产生了效用,于是他很干脆大方地说到:“你想怎样,说吧。”

????林鸢此时的笑容更加明媚了,“不用那么紧张嘛,我只是闷地慌,只是想要你那匹赤兔玩玩,和,只是想你以后出去玩顺便带上我,而已。”

????纪文昊一听,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坚决地说到:“那匹jian马可以给你,要玩自己玩去,我可不想带个累赘在身边!”

????林鸢听到“累赘”二字,很是不爽,“好,累赘现在就躺chuang上去,再也不起来了。”说罢就往里间走。

????纪文昊头顶的乌云越聚越多,他在即将被闷死的时候,很不情愿地说了三个字“我答应。”话音还没落,人就不见了。

????笑笑不可思议地看着林鸢,林鸢则哼着小曲进房去了。

????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